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李瀛寰

李瀛寰

致专车的唱衰者:听听司机的说法

12日和13日两天,成都市内均出现了出租车集体罢运的事件,让一直处于漩涡中的“专车之争”再度升温。

已有沈阳、南京等多个省会城市出现相似的场景。事实上,出租司机罢运一事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历来,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是交管部门与出租车公司。交管部门通过出租车牌照、数量和价格管制,安享出租车经营牌照拍卖的行政垄断收益,导致市场无法发挥资源配置作用,让出租车业处于事实上的长期垄断运营状态;各城市出租车公司则通过联手垄断市场,收取高额“份子钱”,坐收渔利。

处于食物链底端则是出租车司机,一直面临着高额“份子钱”和生存压力。但却是因为长期处于垄断市场的压制之下,不敢向真正压制其的出租行业规则说不,只敢向新生事物——专车服务喊打。

人民日报日前针对1月4日沈阳千余出租车罢工发表评论,称:“长期以来,出租车号被公司垄断,行业发展畸形:车辆长期不增加,加剧打车难;高额‘份子钱’一本万利,而司机处于绝对弱势地位。出租车领域改革势在必行,市场的事,应让市场说了算。”

从网上看到,曾经亲身体验过专车软件服务的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感觉专车服务很好,车上还提供上网服务。

有体验才有发言权,罢工的出租车司机也好,那些专车的唱衰者们,你们体验过一号专车们的服务吗?跟专车司机聊过吗?

前不久在一次专车体验中,一位带着白手套的专车师傅把我从酒仙桥送到望京。不长的车程中,我与他聊了一会儿。他之前是个出租司机,后来不想干了(这个没多聊,因为出租行业现状已经无须多言),应聘到了这家租车公司,扣除油钱、租车公司的信息服务费之外,他每月的收入至少在8000元左右,“比干出租时强,心还没那么累”。

对于专车司机而言,活儿相对没有出租车那么多,尤其是从酒仙桥送到望京这个短途,如何保证收益?司机告诉我,对于短途的活儿,公司会给司机有所补贴。比如,我这一短途的单,最终价格是23.7元,但租车公司会同价补贴给司机,司机的最终收入是47.4元。

不仅短途有补贴,甚至出行的早晚高峰时段,如果司机接单,也有同价补贴。如此补贴司机,为的就是怕司机“嫌贫爱富”,对不同的单子会有拒载。而这些补贴全部来自专车公司。除了阶段性的补贴政策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一号专车司机眼中,“服务”这个词不仅仅是停留在空洞的理念和口号当中,而是实实在在决定自己收入多少的指标。根据专车司机师傅介绍,每位乘客都可以在服务结束后直接给自己打分,分数越高,服务奖金越高,分数低于一定标准不但拿不到服务奖金,还要直接停止接单回公司培训,情况严重的直接下岗。因此没有哪个一号专车的司机会不注重服务和乘客的感受,毕竟跟收入和饭碗息息相关。听到这里,联想起出租车行业“劣币淘汰良币”的状况和服务水平,只能感叹专车的制度设计实在太人性化了。

“一号专车”不仅仅是和出租车车型不同、价格迥异的约租车服务,“它是我们焦急、慌张,想要赶着上班、接送孩子、老人时的一种选择和一份依靠。尤其,这种感受当你在打不到车的时候,可能感受得更深。”一号专车在其成立180天时的自述,道出了专车存在的必要性。尤其是在目前大城市“出行难”、“打车难”久久不见解决之际,一个深夜待产的孕妇能依赖的不得不是专车服务。

不可否认,统一而周到的服务是专车们的特色,虽然有乘客反应专车价格高一些,但正如快的打车在推出一号专车时的初衷:定位于中高端用户以及有着特殊需要的乘客。

但中高端服务以及特殊需要的乘客,毕竟相对少一些,这样如何让专车司机有利益上的保证?事实上,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一是,价格上的补贴,这让专车司机们可以安心从事专车服务而利益上也能得到保证;二是,统一的服务保证了专车的品质。

目前一号专车为乘客提供免费的纸巾、矿泉水、提行李、上下车开门、车载充电器,这些服务已经成为整个专车行业的标准服务。

此前,针对北京、上海等雾霾比较严重的地区,一号专车还配备的车载空气净化器,以及对于携带儿童的乘客,一号专车还配备了儿童安全座椅等。

如专车师傅的那句“心不累”,我倒是认为,一号专车们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这样大的影响力,根本原因在于,一是解决了用户的需要;二是以移动互联技术给司机带来了更多的价值空间,冲击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规,更给司机们带来了更多的选择;第三,则是一号专车、滴滴专车以及易到用车、Uber们不惜大力投入、大手笔对市场进行补贴,其实意在建立新的出行准则,让中国消费者也能享受到高质量的出行。

打车难、出租车一潭死水的垄断体制,正需要这样的冲击与变革。专车问世的时间不长,却是消费者中引发了关注,更在行业里带来了冲击,这足以说明其旺盛的生命力与旺盛的市场需求,更是移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对传统行业的冲击与颠覆。

本质来看, “非法专车”是利用私家车等社会车辆从事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实际上是“私租车”,涉嫌非法营运;其所使用的车辆、司机均不具备客运营运资格。而快的打车的一号专车等专车服务由租车服务供应商提供,驾驶服务由驾驶服务供应商提供,车辆、司机分别通过租车服务供应商、劳务公司取得合法营运资格,其预约形式则是利用快的们的手机APP等手段。

事实上,一号专车们本来就是在合法范围内提供约租车服务。为了让乘客更能放心使用一号专车服务,1月9日,一号专车还率先投入1亿元,成立“先行赔付”基金,并与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共同达成责任人责任险合作框架,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如在营运过程中发生保险事故,由该基金先行给付赔偿。把“先行赔付”制度运用于解决提高乘客安全保障服务,这在全国范围内尚属首家。

面对消费者们的真正需要,面对亟待变革的出租车行业,给一号专车们更多的市场宽容度,不仅可以让更多具有新技术特征的新生力量给市场带来更多活力,打破出租行业的垄断坚冰,实现真正的市场化,与此同时,更能让市场资源得到高效合理的配置,让出租车司机、乘客都从中受益。何乐而不为?

浏览数: 次 星期五, 01月 16th, 2015 未分类

1条评论 to 致专车的唱衰者:听听司机的说法

  1. 没了补贴怎么办?

  2. 丘处机 on 06月 8th, 2015

发表评论